CY

【黑月】安全距离

晚上喝了一壶干白,想月月。

写得黏糊糊的,没有那种爽朗的感觉呢。

前提是两位小朋友互相喜欢着对方。

 

《安全距离》

 

“喜欢我?”月岛挠了挠头,露出了一个礼貌疏离的微笑,“呀那真是有点困扰呢。”

“恕我拒绝。”

 

黑尾铁朗坐在大学教室的后排中间,看着手里依旧没新邮件的手机,回想起上个礼拜被后辈拒绝的场景,他懊恼地狠狠揉了一把脸,到现在也还是那三个字——【太逊了】。特地去参加高中排球部的合宿,在最后一个晚上邀请喜欢的人去走一走顺便分享一下拦网心得。天气很好,星星很密,月岛身上的气息意外地柔和,没有少女心的黑尾铁朗都觉得【一百啪摆脱单身!就是今天了!】,然而在他听到对方say no的时候,感觉到了月岛虽然笑着但一下子紧绷的情绪。

他顾不上自己的表情有多难看,脑海里不断重复播放着——【他到底是有多讨厌我啊!!!】

和下课铃声一起响起的,是东京大一新生黑尾铁朗额头撞击桌面的巨响。

 

手机里还是没有新的邮件,LINE也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只有木兔一个劲的骚扰。

【周末出来吃饭吗!嘿嘿嘿!】

【不要,失恋。】

【哈哈哈哈哈居然!月月干得漂亮哈哈哈!!】

【拉黑你啊木兔!!】

【亏你还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傻——瓜——】

【……赤苇的那个漂亮的学姐怎么样了。】

【……】

两个半斤八两失意的男人。

 

【不过他们下个月还要来吧,东京。】

【恩。不甘心啊!】

【大作战!!哦哦!要办一个黑尾铁朗摆脱单身大作战吗!!】
【滚。】

【嘿嘿嘿。】

【总之,还是想努力一下吧。】黑尾发完给木兔的消息,转到月岛的聊天界面。

——【上次没带你吃到那家草莓蛋糕,我下个月合宿会带去给你的。】

 

【黑尾前辈也太闲了,遭到拒绝还死缠烂打的姿态可不是很好看哦。】

 

啊。语气都变了。黑尾看着聊天界面,之前怎么说呢,月岛感觉是没有很热情但总是尊敬平和地回应吧,现在都开始这么对待前辈了。挫败的黑发东京大一新生黑尾铁朗最近额头和桌子的接触机会呈直线上升。

 

虽说很懊恼也很忐忑,乌野来合宿最后一天的时候黑尾还是去了,按照单方面自己定下的约定给月岛去送了草莓蛋糕。——【要我进去体育馆直接喊‘月岛萤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外送来了!’也不是不可以哦。】黑尾前辈想自己多么机智地把月岛约到了某个小角落。

——【那我把蛋糕拿回去不一样人尽皆知了吗。不用麻烦前辈送过来了。】

 

无语凝噎的黑尾前辈背着藏着草莓蛋糕的背包光明正大地走进了训练的体育馆。

“哦!黑尾前辈又来了啊!”

“啰嗦!列夫你有好好练习基本功吗!”
“大学生!”

“休息时间都过来这边真的没问题吗?”

“哈哈哈没有女朋友吧……”

“哦哦哦!”

 

在另外一块场地修整的月岛看着吵吵闹闹的那边,默不作声地擦着汗。

【他把蛋糕带来了吗。】【草莓蛋糕是不是已经被压扁了呢。奶油化了吗。】

“吵死了,要我把收到的情书丢过来压死你吗!”

【啊。】

【就是说嘛。】、

 

“就是说什么?”山口听到月岛嘀咕了一声,奇怪地问。

“没什么。”月岛调整了一下眼镜,“站的距离。”

“啊,是说刚刚的站位嘛!”

“恩。”

 

“月月!”黑尾突然冲过来挂在月岛的肩膀上,“陪我去便利店吧!”

“前辈你们学校的后辈呢。”太近了。

“啊,他们很烦啊。”

“你也很烦啊。”相当严肃的口气了。

黑尾愣了愣,没放下肩膀上的手,“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啊。”

 

被硬拖了出去。

结果——“啊!糟糕!蛋糕糊成一团了!”

“那我先回去了。”

“喂,等等啊!便利店啊!还是要去啊!”

 

“所以你说的便利店,就是这种奇怪的小巷吗,前辈。”

“虽说你之前拒绝我了……”

“是的,所以我们没什么好讲了的。关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你很讨厌我吗?”黑尾沉下语气。

月岛脸上依旧没表情,“说不上吧,很感谢你对我排球上的指导,是个很靠谱的前辈。但要说交往——”给了对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月岛手放在口袋里,小臂的肌肉却是绷紧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回去了。”

黑尾打量着仿佛一直在待机状态的月岛的背影,皱了皱眉,意识到了什么。

 

“你用的耳机是我送你的,”黑尾往前拦住月岛。

“好用就留着了——”

“我说多备一副运动眼镜吧,你今天那副眼镜是新的。”

“对于你排球方面的建议我一直——”

“你不想出来,为什么最后还是跟我出来了。”

“草莓蛋糕——”每次月岛的回答都被黑尾截断了句尾。

“被拒绝人是我,为什么反正是你,看起来那么难过。”黑尾正视着对方的眼睛,问——

“你在怕什么?”

月岛懵在那里。

 

 

反正会输的。又不可能赢到底。

会感到痛苦的。

 

反正会分开的。就好像靠得越近的磁铁,要拔开的时候,需要那么大的力气。

会痛的。

 

“你啊,”黑尾看着呆愣的月岛无奈地又温柔地笑起来,揉了揉月岛的头发,“到底有什么害怕的,我是你的黑尾前辈啊。”

 

什么就是我的了。我怕什么了。就算有怎么就不怕了。长得比你高了还揉我头。这种语气真是不适合黑尾前辈,鸡皮疙瘩。

月岛一肚子的槽要吐,这个瞬间胸口却一股酸涩的感觉,【太弱了。】

 

这个瞬间他好像要落下泪来。

 

正是因为那么拼命,之后才会那样痛苦的吧。

 

正是因为变得那么近,一定要分开的时候才会那样痛苦的吧。

 

当那个瞬间来临的时候,就是你爱上排球的时候。

 

当那个瞬间来临的时候,就是你敢去爱的时候。

 

然后他的黑尾前辈吻了上来,虽说对方没有反抗,但结束之后他不太满意地眯了眯眼。

“月—月—不—专—心。你刚在想什么?”

“在想拦住了牛岛那一球的时候。”月岛轻轻地笑了一下。

那个瞬间。

刚想抱怨【接吻的时候居然想着别的男人!】的黑尾想通了似地扬起了一边的嘴角。

“对不起,是我考虑得太少了。”

 

终于放松下来的黑尾揽住月岛的后背,“等会去吃草莓蛋糕吗?”

“好。”

“下一次你们合宿,我会再去的。”

“不要。”

“哈?”

“黑尾前辈太粘人了很烦。”

“……”喀拉拉玻璃心碎的声音。

“所以今天不留我过夜吗?”

 

黑尾铁朗突然一下子涨红了脸。

“真是输了。”

 

“哦,不要就算了。”月岛挣脱开对方的怀抱,又被拽了回去。

“当,当然!要!”

“合宿我也会去的!”

“再嫌我也甩不掉我!”

“想要见你的话一定会来见你,不会一直让你跑来东京,我也会去宫城!”抓住月岛的肩膀,黑尾几乎是在喊了。

月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哈……前辈你有课业还有大学社团的训练吧……没必要……”

“谁叫月月没有安全感,我当然要……”直接被捂住了嘴。

“闭嘴。谈个恋爱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累,远距离恋爱就不是恋爱了吗。”

“唔,唔,唔。”【谈恋爱!月月说我们在谈恋爱!】

“再等两年就好了。”

“黑尾前辈,再等我两年。”

 

“黑尾前辈,麻烦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拿出去。”

……

“不要在便利店买奇怪的东西,我说了要过夜没说要做其他事。”

……

“这是要玩谁先闭眼的幼稚的小学生游戏吗?”

月岛一伸头吻在黑尾的眼睛上,翻了个身“赶紧睡觉,晚安。”

被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FIN——

 

写不出心中的月月的千分之一。

好喜欢他啊!好喜欢三馆啊!

啊。


还是乖乖享受生活吧……还有三个工作日就可以回小兰辛啦…